羊牯资讯
当前位置:羊牯资讯 > 社会 > 45岁引航员邵建国:当好“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与港区共成长

45岁引航员邵建国:当好“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与港区共成长

发布时间:2019-10-29 17:35:38

开场白

这个名字体现了家庭的热切愿望,与时代密切相关。

各行各业都有人称之为“建国”。

一万名千千“建国”人民正在不同岗位上见证祖国的不断变化。他们的故事也是时代的缩影。

从现在开始,我们将推出一系列关于“我叫建国,与祖国一起成长”的报道,跟随“建国”的成长脚步,倾听时代的声音。

1974年,浙江舟山的一个家庭给家里唯一的男孩取名为“建国”,希望他将来能有所作为。二十七年后,这位名叫邵建国的年轻人加入了宁波舟山试验站,成为该站的第十名试验员,编号为“211”。

如今,45岁的邵建国已经成为一名独一无二的高级飞行员和副站长。然而,他所在的舟山港多年来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物流枢纽。

飞行员是少数职业,全国总人口不到3000人,只有几百人拥有“高级”头衔。他们一年到头都在风雨中旅行。登船后,作为船长,他负责大型船舶进出港口、靠泊和离泊的最困难环节。几十年来,飞行员和港区取得了共同的成功。他们见证了港区的经济发展,为“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安全保障。作为他们中的一员,邵建国对建设祖国负有同样的责任。

引航权是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我国有关规定,外国船舶进出我国港口实行强制引航。当外国船只进入港口时,飞行员是第一个登上该船并面对船长的中国人。因此,他也被称为“海洋国家形象中的第一人”。在这种责任和荣耀的背后,他们在瞬息万变的海浪中经历的危险是无声和令人震惊的。

“代表海洋驾驶”只是想安全地驾驶这艘船一辈子。

每艘船都有船长。为什么我们需要飞行员?邵建国打了个比方:当一个客人开车去他的邻居家,不熟悉周围的环境和停车位时,主人可以帮他停车。当客人离开时,他可以帮他开车出去。不同之处在于飞行员不驾驶汽车,而是驾驶几千吨重、四十多万吨重的船只。工作场所不是平坦的,而是瞬息万变的大海。飞行员负责让大型船只带着货物远道而来时“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邵建国说,外国船只可能不太熟悉港口、航线和水域,可能很容易迷路或进入死胡同,搁浅和碰撞等事故经常发生。对于花费数亿美元的大型船只来说,一次碰撞造成的损失可能高达数千万美元。此外,一个巨大的物体就像一个装载40万吨矿石的运输船,三个足球场长,两个篮球场宽,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任何错误都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如果一艘船装载了大量爆炸性危险物质和有毒物质,一旦发生事故,不仅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还会给该地区的海洋环境带来灾难。“作为一名飞行员,我可以一生安全地领导这艘船,并对港口负责。那我的生活就完美了。”

登船后,飞行员成为临时船长,负责船只航行中最困难的部分——进出港口、停泊和离开泊位。每一步都没有出错的余地。成千上万吨的大型船舶靠泊在港口时,每秒只能移动几厘米,而且还会对船体和码头结构造成损坏。业内开玩笑说,难度相当于用铁棒刺绣。飞行员经常上舰桥,和其他船长握手,寒暄几句,并负责控制陌生的船只。他们能够承担这一重要任务的原因是他们以前已经通过了许多障碍和多年的训练。

十年磨剑与港区共长

1997年从大连海事大学毕业后,邵建国成为上海一家远洋运输公司的员工,已经环游世界四年了。在与飞行员的接触中,他被自己职业的成就感深深吸引。世纪之交,舟山港发展迅速,急需引航人才。他顺应潮流,成为舟山试点站的普通飞行员,并参与了家乡港口的建设。

在年轻飞行员职业生涯的第三年,浙江开始实施“88战略”,推动宁波与舟山港口的整合,建设舟山海岛连接工程,加快浙江港口资源的整合。随后,港区迅速发展,进出港口的船只数量日益增加,港口的交通密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重量级”船只到达。

也是在过去十年里,邵建国一直在不断学习。除了掌握散货船、油轮、特种船等各种船舶驾驶技术外,还能用心了解港区的航标、水深、潮汐变化、礁石分布和气象规律。它还经历了层层评估和筛选以及年复一年的实战训练。

从助理级,到3级,2级,1级,再到高级飞行员,邵建国终于有资格驾驶所有类型的船舶。

增长并非一帆风顺。2011年7月1日,邵建国经历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船只失控。当时,他在一艘装载30万吨货物的原油船上,舵机突然失控——方向盘卡住了,而一艘17万吨的煤船正在船的左侧超车。桥的船长无助地看着邵建国。邵建国立即命令减速,并命令右舵满舵。护航拖船右后侧马力全开。他知道最紧迫的任务是将船转向6号浮标后面的深水区,但方向舵能否右转还不清楚。当时,整座桥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最后,这艘船只有向右的趋势,最后停泊在深水中。

邵建国说,当一艘船失去控制时,不管是撞到山上还是船上,都可能在几分钟内发生。飞行员最多只能紧张几秒钟,然后他需要立即冷静下来,做出理性的决定。"事故和危险情况是无法控制的,但飞行员有责任解开安全带。"

除了失去控制,飞行员还必须面对突然断电和大雾。他们只能听到周围其他船只的汽笛声,但当他们甚至看不见船头时,他们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这些时刻也是飞行员快速成长的机会。

试点的困难不仅在于在危机发生时需要扭转局势,还在于能够在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悄悄化解风险。邵建国说,他必须在引航过程中一路站起来,无论是吃饭还是说话,他都必须保持面部前倾,时刻保持警惕,及时发现异常情况。

飞行员登船的每一步实际上都是一个隐患。

在船舶进港前24小时内,引航船将把引航员带到其所在海域,并尽可能紧密地附着在船舶上。在汹涌的波浪上,船上下颠簸。飞行员需要抓住正确的时机,在最高的时刻抓住绳子,然后赤手空拳爬几层楼。虽然电缆很厚,但在暴风雨中很脆弱。一旦它在起伏过程中被打破,飞行员就会掉到船上或海里。中国每年都有几起这样的事故。

邵建国叹了口气,“人是钢铁面前的一张纸。在海上,人们像草一样脆弱。”但近20年后,他仍然坚持自己的飞行员身份。

浪潮中飞行员的强势背后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地区经济。从2003年到2018年,浙江省海洋生产总值增长了10.6倍,占全省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翻了一番。

“八大战略”提出“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山海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海洋经济,使其成为区域经济新的增长点。随着港口日复一日的繁忙和繁忙,蓝图已经成为现实。

“水上门户形象是见证海洋经济快速发展的第一人”。

交通部规定,为了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保障港口和船舶的安全,所有进出中国港口、在港口内航行和移动的外国船舶都必须接受强制引航。当外国船只进入港口时,飞行员是第一个登船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与船长面对面交流的中国人。飞行员的专业水平和整体精神面貌都代表港口形象。

邵建国说,爬梯子上船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脏手套。他说他不能弄脏别人生活区的护栏,这是对其他船只的尊重。除了优秀的专业技能,飞行员还应该有良好的外语技能和沟通技巧。在邵建国看来,这份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名外交官。它需要适应变化,激活每个人的热情和桥梁的气氛。

邵建国所在的舟山试验站已有36年的历史。从1983年建站到2000年,每年平均有500艘外国船只被引航,引航员不到10人,基本上在舟山主岛附近的几个码头工作。现在,引航站每年为10,000艘船只服务,引航团队已经发展到近70人,他们分布在从北到南的100海里范围内。

飞行员数量的指数增长源于港口地区快速发展带来的巨大需求。2017年12月29日,宁波舟山港成为世界第一大港口,年货物吞吐量超过10亿吨。2018年,舟山港仍然是世界上唯一年吞吐量超过10亿吨的港口,而年集装箱吞吐量首次跻身世界前三名。

邵建国说,世界上最先进、最大的船只已经来到舟山港,他为自己是其中之一感到自豪。“这个时代为我们实现理想提供了一个开放的舞台。我认为,作为飞行员,我们应该以不懈和持续改进的精神完成每个飞行员的工作。”

采访:林紫培,杜南见习记者

上一篇:好消息!国高青兰线黄河特大桥今天开放通行 3分钟了解
下一篇:大金融暴力拉升,A股再度突破3000点!多重利好助力“红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