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牯资讯
当前位置:羊牯资讯 > 军事 > “人民科学家”叶培建:科技创新总要做些“冒险的事”

“人民科学家”叶培建:科技创新总要做些“冒险的事”

发布时间:2019-10-31 18:09:47

“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获得者叶培建:

科技创新总是需要做一些“冒险”的事情

为了保护视力,74岁的叶培建养成了“听电视”的习惯。这一天,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科学与深空探测首席科学家从电视上得知,他获得了国家荣誉称号。很快,祝贺电话一个接一个响起。

虽然已经经历了组织检查和公布建议清单的阶段,但官方消息发布时,叶培建仍然竖起耳朵: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习近平主席签署了授予42枚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总统令;其中,叶培建、吴文俊、南仁东、顾周放、程贾凯荣获国家“人民科学家”荣誉称号。

叶培建与太空打交道了一辈子,带领团队成功完成了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和嫦娥五号再入飞行器和嫦娥四号的任务。面对“人民科学家”的称号,他表现出敬畏:“这个称号很高贵,是人民给我的!”

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在“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的五名获奖者中,他是唯一活着的人。

叶培建谈到此事时,微微低下头,沉默了几秒钟:“五名‘人类科学家’和另外四名死亡。我必须为他们做更多——做更多!”

100-1=0

今年是叶培建从事太空工作的第52年。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与太空紧密相连。他还因中国在月球探索方面“五战五胜”的辉煌记录而闻名。

然而,谈到半个多世纪的经历,叶培建从未隐瞒其中的“挫折”或“教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谈到了19年前激动人心的过去。

那是2000年9月1日,他清楚地记得这一天。这一天,中国资源2号的第一颗卫星成功发射,顺利绕地球运行并顺利传输数据。

然而,就在叶培建带领团队“领队凯旋”从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到Xi安卫星测控中心的时候,一个紧急呼叫打破了“领队凯旋”最初的愉悦气氛。

“叶先生,卫星进入第二圈后,它突然失去了姿态。具体原因不明……”

电话那头的叶培建仍坐在开往太原机场的公交车上。山路崎岖不平。这个消息此刻让叶培建的头“哼”了一声,他的心怦怦直跳。

“不就是飞了两圈,卫星没有信号吗?那么"迷失"?我周围的同事看到叶培建一脸严肃,什么也没说。他们还模糊地感觉到“发生了一件大事”。

许多年后,叶培建再次回忆起过去,仍然心有余悸:“当时我有一个自私的想法,那就是我想让车从山上掉下来杀了我。否则,这个国家花了这么多钱,花了十年才成为明星。我手里有个问题。我该怎么解释呢?”

这种想法也转瞬即逝。随着公交车急转弯,叶培建很快平静下来。

挂掉电话,卫星的总工程师兼总司令说:“卫星电池能维持多久?”

“七个小时!”电力系统的负责人告诉他。

这七个小时是叶培建解决问题的全部时间。他要求找出这段时间内的原因,并在卫星下次经过中国时发出营救命令。

当他们到达Xi安时,问题已经得到了澄清——是地面工作人员发出了不恰当的指令,导致卫星姿态发生了变化。因此,在“抢回”卫星之前,工作人员紧急发出了补救指示。

后来,这颗卫星在太空飞行了4年3个月,成为当时中国寿命最长的向地球传输遥感卫星。这是叶培建开发的第一颗卫星,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挫折”。

太空中有一句谚语“100减1等于0”,意思是如果一件事做得好,只要一小部分甚至一点点做得不好,它就可能失败。这就是为什么宇航员总是说:成功几乎就是失败,失败几乎就是成功。

叶培建告诉记者:“过去,我总是说‘做一个可怕的人’,也就是说,让困难害怕你。好,好,小心,这句话是血的教训!”

“吃螃蟹”

虽然他第一次担任“教练”经历了一场风暴,但面对科技创新,叶培建“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从未丧失。"没有创新,我们如何走在前列?"

有人说太空人已经把万无一失的工作原理发挥到了极致。然而,与此同时,“融为一体”、“确保成功与安全”等根深蒂固的概念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技创新的步伐。

然而,在叶培建的案例中,两者似乎并不矛盾。

中国探月工程的“五战五胜”就是“成功”的证明。嫦娥四号登月是人类探月史上的壮举,是“敢于创新”的最好注脚。

早在中国月球探测项目开始时,项目负责人就制定了一项规则,即每个嫦娥探测器型号应同时生产两颗卫星,一颗作为主星,一颗作为备用星。例如,嫦娥2号是嫦娥1号的备份,嫦娥4号是嫦娥3号的备份。目标是,如果主要任务失败,可以快速调查原因并部署备用星。

嫦娥三号任务成功后,嫦娥四号作为后援星将会去哪里已经成为宇航员们头疼的问题。

叶培建的想法是让嫦娥四号在月球背面着陆。

然而,其他专家认为“没有必要冒这个险”,登上月球的安全系数更高。一段时间以来,这种观点占了上风。

叶培建只能用理智来争辩。在他看来,应用卫星包括通信、导航、遥感、气象学等。,应该把他们的主要精力花在“确保成功”上,而像嫦娥系列这样的探索卫星,应该被给予更多的“创新空间”,争取每一步的创新。

“无论是技术进步还是人类月球探索的发展,我们都需要做一些‘冒险的事情’来探索和创新。”叶培建说道。

具体来说,嫦娥四号在月球背面的软着陆任务从未被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探测器完成。但是,那里的地质、资源和天文环境都有很大的科研价值。虽然不容易,但值得一游。

经过一段时间的论证,叶培建的观点逐渐被接受。计划中增加了一颗中继卫星,也称为“魁桥”,以确保嫦娥四号在月球背面的通信。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成功降落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陨石坑(Von Kamen crater),这是全人类首次真正揭开了古代月球的背面。到目前为止,它已经正常工作了10个多月。

美国宇航局的一名专家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再说中国人只会跟着做!”

叶培建还有更多事情要做。作为火星探测器的总司令和首席设计师顾问,他将带领团队继续“吃螃蟹”——火星探测器。

“我们在这方面已经晚了,比印第安人晚了几年,所以如果我们想做,我们必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根据他的介绍,中国的首次火星探测将同时完成三件事:第一,发射探测器到火星并对火星进行全球观测;第二,火星上的陆地;第三,漫游者出来在火星表面巡逻。

如果一切顺利,这将是世界首次在一次火星任务中实现这三个目标。

“备份”

你到底为什么想去月球和火星?

叶培建不止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用保护海洋权益来比喻。如果我们把宇宙看作海洋,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我们将来可能无法去一些地方。如果我们现在可以走,但不是现在,后代将在空间和海洋的权利和利益方面遇到类似的问题。

叶培建对中国航天工业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还大胆预测,到2020年左右,最迟在一两年后,中国将能够进入太空强国行列。

“你为什么敢这么说,因为那时我们已经去了火星,实现了月球采样返回,完成了北斗全球系统的部署,并拥有了我们自己的载人空间站,这代表着我国已经进入了太空强国的行列。”叶培建说道。

当然,在这背后,新老人才的交替和年轻一代的顺利继承是至关重要的。今天的叶培建把自己定义为“支持”年轻人。

嫦娥四号成功着陆后,一张照片广为流传:登月之夜,叶培建慢慢走向工作台,48岁的嫦娥四号探测项目执行主任张轩坐在那里,紧紧地握着她的右手,露出温暖的微笑。有人说,这时,两代“嫦娥奔月”携手共进。

叶培建告诉记者,每当嫦娥有任务的时候,他还是会冲到前线,在现场走来走去,跟这个聊天,跟那个开玩笑,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放松放松。当一个年轻人不确定的时候,他也会根据自己的经历做出大胆的判断,尽管这也会为自己可能的失败承担责任。

当《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的记者问及他对年轻一代的期望时,叶培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他在采访前刚刚收到的小学生的来信。孩子们祝贺他获得了“人民科学家”的国家荣誉称号,并用工整的笔迹写下了这段话

“那天,你用两个不同大小的橡皮球向我们解释地球和月球的旋转和公转。你用一把雨伞来演示太空飞行器接收信号的原理。你用一块泡沫板来显示飞机电池的工作状态...我们所有的少先队员都记得你给我们的题词——“仰望星空,探索未来”。你为我们播下的“科学”种子一定会健康成长!

两年前的一天,72岁的叶培建在浙江省杭州市崇文实验学校给这里的学生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科学课”,并在孩子们的心中播下了“科学”的种子。

"这封信是对我给青少年的信息的最好答复。"叶培建说道。

随着采访接近尾声,他一再敦促记者更加关注年轻人才的培养。他说:“我们都应该给他们更多的舞台来展示他们的才华。”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邱陈晖

快三网上投注

上一篇:螺纹钢阶段性顶部已经形成
下一篇:父亲嫌狗狗治病花钱,竟当着女儿面对它下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