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牯资讯
当前位置:羊牯资讯 > 旅游 > 记者体验现实版《攀登者》雁荡飞渡意从容

记者体验现实版《攀登者》雁荡飞渡意从容

发布时间:2019-11-07 18:07:33

电影《攀登者》的画面令人震惊,而《攀登者》的真实版本每天都在雁荡山凌岩风景区上演:古代草药医生的后代只用一根绳子“行走”在雁荡山的悬崖之间,“赤手空拳攀登”、“瞬间坠落”和“高速飞行”……每一个动作都让观众为他们感到焦虑。最年轻的表演者是一名26岁的妇女,最年长的是一名63岁的男子,每天玩2-3场游戏。如今,雁荡山凌岩飞轮渡已被列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成为雁荡山风景区的品牌项目,吸引了国内外游客。

"如果你想赢得雁荡,没有飞仙就不可能赢."这是徐霞客面对雁荡时的叹息。作为雁荡山古代草药医生的后代,63岁的万成根几乎每天都在发挥“飞仙”的力量。270米高,从地面往上看,一万根只是一个小红点。每一个极端的动作都让人屏住呼吸,轻微调整的间歇都会受到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除了勇气、胆识和毅力,年轻和年老的“飞轮渡人”可以传承一百年,更靠一种感情。10月11日,当我们提议体验一次时,万成根笑着说:“这不是开玩笑。没有训练你怎么能爬山?和我们一起爬山,体验“爬山者”的感觉。”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够了。"

徒手攀登200米

像地面一样光滑,有着聪明的身材。

在秋天的清晨,一团火红的光芒照亮了金色的太阳,并在雁荡的山峰和岩石上洒下金色的斑点。走在雁荡山的凌岩风景区,穿过高耸入云的山林,我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在空旷的田野两侧,一个是从地面升起的天柱峰,另一个是伸展的占旗峰。悬崖和危险的悬崖包围着我们,俯瞰着“新挑战者”。

"这是我们想穿过天柱峰的山."我的耳朵前面传来一个充满气体的声音,但我前面是一个银发老人。他是63岁的杜菲雁荡山省级继承人万成根。说话间,万成根带我们到了山上的一个小路口。

我们抬头一看,发现这个地方已经到了山顶,与我们刚才看到的光秃秃的悬崖大不相同。道路上覆盖着潮湿的苔藓和纠结的树木,即使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无论晴雨,飞轮渡的成员一年到头都在爬山。在山顶附近,10米高的岩石墙几乎是垂直的,这更令人望而生畏。

时针指向9点20分。根据以往10: 00的表演,万庚通常只提前15分钟出发,但此时他敦促我们加快速度。

在我们面前,万成根在平地上。他边走边指出下一步要踩的岩石位置。“你必须每一步都踩到底。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你将无法继续下去。”为了在表演中保持体力,队员们每隔几十厘米在山腰墙上刻一个浅凹。然而,对我们来说,踩着这些点很难爬上这座山。

"保持手臂强壮,用力拉绳子,稳定身体,不要摇晃."万成根不断重复他的动作要点,同时让队员们在休息后为我们收紧绳子。

只有三四步的横向运动,总长度只有十多米,能走出每一步似乎都经历了生死考验。起初我们能听到万成根的口令,但后来只有嗡嗡声和我们呼出的喘息声。我们对高度没有严重的恐惧,但是当我们站在几乎垂直的悬崖上,只指着脚趾上以毫米计的焦点时,我们抓住麻绳的手掌,汗水就涌出来了。

如果你不动,就没有退路。豁出去了,即使脚底打滑,后面还是有玩家。考虑到这一点,我们采取了措施。当我们到达一个可以暂时用双脚站立的位置时,我们只觉得我们的腿很软。一名队员冲上去拿着它,平静地告诉我们,在轮渡正式表演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反复训练过了。

太阳越来越高。虽然这座山才20出头,但爬山之后,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衣服已经湿透了。感觉就像回到了夏天,热量已经渗透到全身的每个毛孔。

我们即将到达山顶。看着手表,我们花了30多分钟才独自爬上山路。这只是摆渡队成员的热身练习。

作为雁荡山凌岩景区的“绝技”,凌岩飞轮渡队的8名队员中,有2名直渡队员、1名穿越队员、1名后备队员和4名后备队员。他们一年表演365天,除非景点因台风而关闭或打雷。万成根和他的团队成员每天都在山的岩壁和钢丝上行走、攀爬和跳跃。全年数千场演出是最真实的记录。

悬崖是一根细线

所有的事情都来找我

“是的,它是绿色和蓝色的——是的,它是铜铃——”上午10点,乐清民歌《致鸟》响彻群山。

我们站在270米高的天柱峰上往下看。两座山峰之间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山谷。最初,几米高的树木和高大的寺庙从高空缩进一幅十字绣画。这个高度充满了危险,这使我们不敢随便移动。

大约上午10点,演出即将开始,我们的另一位同事“潜伏”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虽然国庆节已经过去了,但是来观看演出的游客仍然挤满了人,仅在平夏轩就有300多人坐在山坡上。环顾四周,附近的几家茶馆都客满了,而山谷中灵岩寺周围却很拥挤。

乍看之下,天柱和旗帜的两座山峰在一千英尺内并排矗立着。空中有一根钢丝绳,表演在悬崖之间。万成根和他的团队成员开始在腰间穿戴防护装备。我们注意到保护装置的铁环部分由于绳索摩擦已经变得光滑发亮。

很快,一切都准备好了。万成根轻轻地走向悬崖。伴随着尖锐的汽笛声,万成根向我们挥手,沿着绳子跳上跳下。

他的左手紧握垂直的绳子,他的右手摆动稍微有弹性的绳子,有时他会粘在岩壁上收集草药。有时脚在空中推动;有时我张开双臂,如大鹏张开翅膀...一连串的动作和姿势,我看不出这是花甲之年。随着他动作的改变,山里爆发出阵阵掌声。

"今天有来自上海和南京的游客,也有来自邻近城市的自驾游客。"茶馆的主人万·苗银忙得不得不端着茶和水,同时接受游客好奇的“采访”。原来天上的表演者万成根是万苗银的父亲。

每次回答游客的问题后,万苗银总是显得很自豪。在他看来,父亲的空中表演不仅是一种观赏性的技能,而且可以帮助许多人。就在前年,一名游客徒步从董芳风景区穿过,被困在灵岩山之间。由于悬崖的高度很高,当时正是他的父亲万成根带领渡船队营救他。

“我见过马戏团的空中飞人,也经历过法拉达的攀登,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悬崖跳跃和电缆穿越。”在人群中,我们与泰州的陈贤明交谈。这一次,他带着他的孩子去看演出,“这可以开阔他们的视野,让他们勇敢并愿意接受挑战。”

“看那边!为什么突然停下来?”我们还没来得及想,在悬崖中间,一万根又滑下了绳子,出现了一条“潜入海中的龙”。山脚下的围观人群立刻发出了一声“哇”的感叹。

“观众的评论和欢呼都是节奏,我只是按照这些节奏来拉绳子。”负责后勤的周庆福总是背对着悬崖。将近500米长的绳子被有序地松开了。经过几十年的合作,肌肉记忆早已形成,他平静而镇定,没有观看表演。评论结束了,摆渡人到达了目的地,绳子松开了,每一分钟都很重要。

“绳子关系到摆渡人的生命安全。一个固定在腰部向下滑动,另一个固定在悬崖顶部。如果绳子放得太快太慢,很容易把两条绳子拧在一起。然后渡船夫会在空中旋转,甚至被困在悬崖上,无法移动。”

然而,除了这种可控的风险,还有许多不可控的风险。万成根脸颊上有一道浅疤。这是一场表演,绳索绕着山旋转,把一块风化松散的岩石碾下来,打在他的脸上。当时绳子穿过的地方是生的。

越危险,越平静。这就像一个渔民吃鱼禁忌翻转它。“飞轮渡人”的生活也会有一些特殊的坚持——出发前没有必要“注意安全”,再次见面时也没有办法“今天表现好”。这种习惯在心理学上被称为“瓦伦达效应”。

巧合的是,瓦伦达是万成根的“同事”。这位著名的美国走钢丝者从未经历过失败。但是在一场重要的走钢丝表演之前,瓦伦达总是对自己说:"这次你必须成功,而不是失败!"然而,正是这场演出让瓦伦达失望了。对于高空行走者来说,没有必要详细说明失败意味着什么。后来,心理学家把这种为了达到目标而总是遭受损失和收获的心态称为“瓦伦达心态”。

万成根不懂心理学,但我们在他稳定的动作中看到了这种平静。多年的飞行经验已经深入骨髓。当万成根表演结束回家继续采访时,他轻松地提到了飞行的困难。然而,从他额头上滴下的汗水讲述了“舞台上一分钟,舞台下十年”的艰辛故事。

高空舞者寻找后代

该品牌独特的技能有望永远持续下去。

记者爬上了山,来到了天柱峰的顶端。

万成根说,“飞越高山”的技巧是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发展起来的。雁荡山石斛是一种珍稀中草药。碰巧它出生在一个不稳定的地方。由于生活压力,草药医生冒了险,陷入了困境。他不得不做一个近距离的观察,用一根长绳子,向爬过屋檐和墙壁的蜘蛛学习。他八岁开始收集草药。在过去的十年左右,万成根已经爬上了雁荡山地区的所有山峰。他记住了每座山的攀登路线和地形。

20世纪70年代末,雁荡山恢复了停飞10多年的飞轮渡表演,万成根开始组织成员为演出做准备。为了防止事故发生,他们用钢丝绳代替麻绳,并加强了设施。

“因为脚是深渊,稍不小心,可能会被打碎。练习需要时间和努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越来越辛苦的表演,万成根开始考虑继承的问题。然而,对这项技能缺乏兴趣成了他头痛的问题。直到2018年,90后黑龙江女孩王宁的到来。

“在我从网络视频中看到万老师的表演后,我渴望学习。我知道风险和困难,但我也知道我喜欢飞行。我想传递这个“非遗产”项目经过两年的思考,王宁不顾家人的反对,把家人搬到了雁荡山。一年多来,她和老师们一起学习,成为“杜菲”团队中最年轻也是唯一的女性成员。

为了训练王宁的设计,万老在她家后面的枯水两端拉起了铁绳,让她练习穿越。

一个脆弱的女孩怎么能在钢丝上自由行走?

看到记者脸上露出疑惑,万成根建议道:“你不试试吗?”经过直接穿越训练后,记者也有了很大的勇气,愉快地接受了。

在这个训练地点,钢丝离河底不超过2米深。十字路口的安全装置比直行路口简单。没有安全电缆,演员只是坐在半圆形铁柱环中的钢丝上。

为了做好准备,我被杜菲队的顾长义推到了钢丝中间。此时,身体悬浮着,不停地颤抖。“坚持住!”小伙子顾长义不放心地提醒。

我尽我所能保持我的身体稳定,但是为了保持它稳定,我必须平衡我的躯干和脚。如果你想移动,你必须来回拉你的手臂。显然,我的力量完全不够,只能以失败告终。

表演者站起来,向前移动,仰卧,跳跃,或者在270米高的地方翻身……各种花式动作看起来都非常轻,但是我现在不能仅仅移动一小步。

从钢丝上下来后,我和队员们同时鼓掌。他们鼓励我敢于尝试,我真诚地向那些遭受痛苦并克服恐惧的轮渡运动员致敬。

作为炎黄杜菲的第四代传人,万成根告诉我们,杜菲的技能代代相传,但现在有勇气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除了表演本身的枯燥和危险之外,有许多人提出要求,很少有人真正想学习但能坚持下去。

"近年来,杜菲团队的成员也已经“飞出”野鹅."万老说,他们还被多次邀请到湖南张家界和江西龙虎山演出。一方面,他们继承了古老的技能,另一方面,他们寻找继承人。

大约在15点钟,我们又看到了天柱峰上这些年轻的和年老的登山者有力的脚步和娴熟的动作。他们提前为当天的第二场演出做准备。几个年轻人正在参加下午的表演。万成根的女弟子王宁也包括在内。

看着这群“高空舞者”用自己的手势表演一代又一代的“穿越人生”,像万老一样,我们真诚地希望这种穿越人生的独特技能“永远不会停止”

[记者笔记]

他们给这座山赋予了生动的色彩。

270米,这是从温州最高的建筑温州世贸中心到顶层的高度。乘坐最先进的超高速电梯从顶层到达地面需要1分钟。

270米,也是温州乐清雁荡山天柱峰的高度。63岁的万成根仅依靠岩壁上的浅坑和两条粗麻绳,在5分钟内从山顶“一落千丈”。

在摩天大楼里,科学技术创造速度奇迹。在青山和白水,“飞轮渡”表演古老的特技。

我不知道我去过雁荡山多少次。我不知道我看过多少次“凌雁飞渡”。当我穿越一座超过200米的山时,我需要克服多少恐惧?为了表演这几分钟,必须付出多少艰辛?万成根是如何走上“乘飞机摆渡人”这样一条有点奇怪的职业道路的?

在这个秋天,我日益增长的好奇心终于让我克服了对高海拔的恐惧,和成千上万的树根一起爬上天柱峰,体验“飞越人群”。

英雄绰号“杜菲人”背后是人们对万成根和他的“凌岩杜菲”表演团队的钦佩。一百多年来,雁荡山的“飞轮渡人”用他们独特的技能震惊了数百万游客,给这座平时安静的山带来了一种灵活性。

贵州十一选五 江苏福彩快三 500万彩票网

上一篇:中国式穷人思维:如果不想一辈子穷下去,不妨吃透犹太人“卖烧饼
下一篇:途助人“不留名”这名少年郎,可爱又暖心